地质通报  2022, Vol. 41 Issue (8): 1462-1472  
0

引用本文 [复制中英文]

熊伟, 黄小龙, 吴中海, 张海军, 史亚然, 范讷, 韩帅. 2021年5月21日云南漾濞Ms6.4地震震害特征及成因[J]. 地质通报, 2022, 41(8): 1462-1472.DOI: 10.12097/j.issn.1671-2552.2022.08.012.
[复制中文]
Xiong W, Huang X L, Wu Zhonghai, Zhang H J, Shi Y R, Fan N, Han S. Damage characteristics and cause of Ms 6.4 earthquake in Yangbi, Yunnan Province on May 21, 2021[J]. Geological Bulletin of China, 2022, 41(8): 1462-1472. DOI: 10.12097/j.issn.1671-2552.2022.08.012.
[复制英文]

基金项目

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金沙江石鼓-攀枝花段活断层作用及其触发巨型滑坡-堵江灾害链时空特征研究》(批准号: U2002211)、国家科技基础资源调查专项课题《块体边界带重要断裂活动性鉴定》(编号: 2021FY1001104)、中国地质调查局项目《地表过程与系统演变地质调查》(编号: DD20221644)

作者简介

熊伟(1995-), 男, 在读硕士生, 从事新构造与活动构造研究。E-mail: 2497870356@qq.com

通讯作者

黄小龙(1989-), 男, 博士, 高级工程师, 从事新活动与活动构造研究。E-mail: tinyloong@163.com

文章历史

收稿日期: 2022-01-26
修订日期: 2022-06-22
2021年5月21日云南漾濞Ms6.4地震震害特征及成因
熊伟1,2,3,4, 黄小龙4,5,6, 吴中海2,3,4, 张海军1, 史亚然1,2,3,4, 范讷1,2,3,4, 韩帅2,3,4    
1. 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地球科学与资源学院, 北京 100083;
2. 自然资源部活动构造与地质安全重点实验室, 北京 100081;
3. 中国地质调查局新构造与地壳稳定性研究中心, 北京 100081;
4. 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力学研究所新构造运动与地质灾害实验室, 北京 100081;
5. 长江三峡勘测研究院有限公司, 湖北 武汉 430074;
6. 长江勘测规划设计研究有限责任公司, 湖北 武汉 430010
摘要: 位于青藏高原东南缘的漾濞地区地质构造环境复杂, 导致地震的发生与表现受多种因素共同控制。为明确漾濞6.4级地震的烈度分布特点、震害特征及其影响因素, 采用走访、野外调查、统计分析等方法对其开展了研究。结果显示, 漾濞6.4级地震的极震区烈度可达Ⅷ度, 等震线椭圆体长轴呈NW向偏转, 与地震序列的重定位及震源机制解结果一致, 指示发震断层是呈NW—SE走向, 倾向SW, 具右旋走滑性质的草坪断裂。其中, Ⅷ度区在南东端发生了约30°的偏转, 是受到断裂尾端拉张破裂效应的影响。Ⅶ度区等震线向断裂倾向相反方向突出, 且烈度的整体范围比前人的调查结果小很多, 可能与断裂两侧地形差异, 物性差异、地震波的盆地聚焦效应与边缘效应有关, 也与河谷盆地中松软的河谷沉积物、较高的地下水位、苍山高海拔产生的烈度放大效应的影响有关。在上述烈度区发育的震害主要是房屋的破坏与地震地质灾害, 其中房屋的破坏较严重, 地震地质灾害规模较小。地质灾害的类型主要为滑坡及地裂缝, 调查分析发现其并没有表现出沿断层或极震区集中发育的特征, 更多的是受地形、地表介质、地下水等因素的影响。
关键词: 漾濞地震    发震断裂    地震烈度    震害特征    青藏高原东南缘    
Damage characteristics and cause of Ms 6.4 earthquake in Yangbi, Yunnan Province on May 21, 2021
XIONG Wei1,2,3,4, HUANG Xiaolong4,5,6, WU Zhonghai2,3,4, ZHANG Haijun1, SHI Yaran1,2,3,4, FAN Ne1,2,3,4, HAN Shuai2,3,4    
1. School of Earth Sciences and Resources, China University of Geosciences(Beijing), Beijing 100083, China;
2. Key Laboratory of Active Tectonics and Geological Safety, Ministry of Natural Resources, Beijing 100081, China;
3. Research Center for Neotectonics and Crustal Stability, China Geological Survey, Beijing 100081, China;
4. Key Laboratory of Neotectonic Movement & Geohazard, Institute of Geomechanics, Chinese Academy of Geological Sciences, Beijing 100081, China;
5. Three Gorges Geotechnical Consultants Co., Ltd., Wuhan 430074, Hubei, China;
6. Changjiang Survey, Planning, Design and Research Co., Ltd., Wuhan 430010, Hubei, China
Abstract: Yangbi area, located in the southeast margin of Qinghai-Tibet Plateau, is characterized by complex geological structure, which leads to the occurrence and behavior of earthquakes controlled by many factors.In order to clarify the intensity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damage characteristics and influencing factors of Yangbi Ms 6.4 earthquake, the research work was carried out by means of interview, field investigation and statistical analysis.The results show that the intensity of the Yangbi Ms 6.4 earthquake in the extreme earthquake area can reach Ⅷ, and the major axis of the isoseismal ellipse deflects NW, which is consistent with the relocation of the earthquake sequence and the solution of focal mechanism, indicating that the seismogenic fault is a Caoping fault with NW-SE strike and SW dip and right-handed strike-slip property.Among them, the Ⅷ degree area deflects by about 30 at the southeast, which is affected by the tensile fracture effect at the tail end of the fault.The isoseismal line in the Ⅶ degree area is prominent in the opposite direction to the fracture tendency, and the overall range of intensity is much smaller than the previous survey results, which may be related to the difference of topography, physical properties on both sides of the fault, basin focusing effect and edge effect of seismic waves, as well as the influence of the intensity amplification effect caused by soft valley sediments, high groundwater level in the valley basin and high altitude of Cangshan Mountain.The earthquake damages developed in the above-mentioned intensity areas are mainly the destruction of houses and seismic geological disasters, in which the destruction of houses is more serious and the scale of seismic geological disasters is smaller.The types of geological disasters are mainly landslides and ground fissures.After investigation and analysis, it is found that they do not show the characteristics of concentrated development along faults or extreme earthquake areas, which are more affected by factors such as topography, surface media and groundwater.
Key words: Yangbi earthquake    seismogenic fault    seismic intensity    characteristics of seismic damage    southeasten Tibetan plateau    

据中国地震台网消息,2021年5月21日21时48分34秒,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境内发生了6.4级地震,震源深度8 km,震中位于漾濞县西南方向的秀岭村附近。本次地震发生在夜间,全州十二县市有明显震感,以漾濞县受灾最严重。地震导致漾濞县受灾群众的生命、房屋和生产设施严重受损,截至2021年5月22日6:00,造成3人死亡,28人受伤,192间房屋倒塌,13090间房屋损坏。另外,道路交通、水利基础设施、电力通信等设施受到不同程度的损坏(https://www.guancha.cn/politics/2021_05_22_591590.shtml),给当地人民的生产、生活等带来严重的影响和巨大的损失。因此,急需查明此次地震的烈度分布特征、主要震害、地震地质灾害类型及特征,指导后续的救灾及灾后重建,同时为滇西北山区地震发震、震害特征的研究提供参考依据。

1 区域背景

研究区地处青藏高原东南缘,红河断裂带北段[1]。红河断裂带作为青藏高原东南缘一条活动历史悠久的大型边界断裂带[2],第四纪以来右旋走滑运动显著[2-7],与鲜水河-小江断裂带等大型断裂共同构成了青藏高原东南缘物质南东向挤出的边界。研究区属于板块与地块的转换部位,地震活动频繁。在深大断裂和侧向挤出块体的共同作用下,区内新构造活动表现为掀斜式断块上升,奠定了该区的地貌骨架,形成了以山地、丘陵、河谷、盆地等共同构成的复合型地貌。在赵维城对云南地貌体系的划分中,属于滇西强侵蚀区中的兰坪-福贡高中山峡谷小区[8]

研究区主要断裂为NW向的正断裂与右旋走滑断裂,具正断性质的断裂为点苍山东麓断裂与凤羽-花甸坝断裂,具右旋走滑性质的断裂为维西-乔后断裂与草坪断裂[9-11]。对于本次地震的发震构造,前人通过震源机制解、地震序列分布等研究认为,此次漾濞的地震发震构造破裂面走向NW,倾向SW,与维西-乔后断裂性质一致[12-14]。此外,发震断层还表现出明显的右旋走滑性质,尾端拉张破裂,呈帚状,余震具有向南东和北迁移与扩张的可能性[12]。根据后期的余震序列的研究,以及对维西-乔后断裂的地表变形裂隙[13]调查认为,发震断裂并不是维西-乔后断裂,而是由于青藏高原物质向东南缘挤出导致早期逆冲走滑断裂复活,新形成的草坪断裂[12, 14-15](图 1)。

图 1 区域地质背景图(图a底图据参考文献[12];图b震源机制解据参考文献[16]) Fig.1 Regional geological background map a—板块构造位置;b—漾濞地区地质构造简图;F1—实皆断裂;F2—红河断裂;F3—鲜水河-小江断裂;F4—龙门山断裂;F5—东昆仑断裂;F6—阿尔金断裂;F7—海原断裂
2 地震烈度分布 2.1 地震参数

据中国地震台网消息,2021年5月21日20时56分起至5月22日07时00分,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连续发生地震398次,其中4.0级以上13次,最大震级为5月21日21时48分34秒发生的6.4级地震,震源深度8 km。仪器震中位于为秀岭村附近,精定位震中位于息牛坪,坐标北纬25.692°、东经99.876°[12, 16]。龙峰等[16]对漾濞地震的震源机制解的计算及反演结果表明,震源机制解主压应力轴S1方位角173°、俯角7°;主张应力轴S3方位角82°、俯角2°;中间应力轴S2方位角332°、俯角83°,属于典型的走滑型,反映发震构造呈NW—SE走向的高倾角和倾向SW的特征。与地震序列重定位得出的NW—SE向展布特征一致[12, 16]

2.2 地震烈度调查 2.2.1 地震烈度的调查方法和划分依据

调查组到达漾濞县城后,制定了以仪器震中秀岭村为中心,向多个方向呈放射状分布的地震烈度走访调查路线,据此对漾濞地震的烈度开展了走访调查。同时,对此次地震引发的滑坡、崩塌、地裂缝等地震地质灾害,以及地震的发震断裂开展了野外调查。

烈度调查的标准参照2020年7月21号发布,2021年2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标准——中国地震烈度表》(GB/T17742—2020)[17]。这一版本的烈度表引入了将仪器测定的地震烈度作为确定烈度的指标,同时保持了与原有地震烈度表的继承性和一致性。本次烈度调查严格按照调查表中的房屋震害情况、人员感受、器物反应等标准对调查点的烈度进行评定。对应的特征见表 1

表 1 烈度特征 Table 1 Intensity characteristics
2.2.2 烈度调查结果

经调查,共获得98个有效的地震烈度调查点,覆盖范围以宏观震中为中心大于743.55 km2的范围。由于地震发生于经济欠发达的山区,对于没有公路和村落的地区无法做到调查点的控制,特别是在Ⅵ度区的西北部和南部,调查点较少,等震线以推测为主。但对于Ⅶ和Ⅷ度区,有足够的调查点保障结果的可靠性(图 2)。综合所有地震烈度调查点的结果,以地震的宏观震中秀岭村附近为中心勾绘出Ⅷ、Ⅶ、Ⅵ 3个不同烈度带的等震线图(图 2)。由于烈度调查结果的主观性,本文烈度结果与云南省地震局发布结果相比有一定的差异,主要体现在云南省地震局给出的烈度结果中不同烈度的范围都更大。但表征发震断裂的参数,如等震线形态、长轴走向等均与本文结果高度一致,不影响对后续结果的讨论。现将不同烈度区的分布及其地震现象分述如下。

图 2 地震烈度特征分布图(黑色等震线为云南地震局分区、蓝色等震线为本文等震线) Fig.2 Characteristic distribution map of seismic intensity

Ⅷ度区北起洗麻沙村北的羊茂村沟,南至对过村,呈椭圆形,短轴长2 km,长轴长10.2 km,长轴走向NW向,尾端略向NE偏转,面积达17.7 km2。在Ⅷ度区地震时,多数人震感强烈,摇晃颠簸无法站立。家中高处物品掉落,除较重的家具外,大多数其他物件发生移动。房屋震害特征:土木结构的房屋大部分墙体大面积倒塌,纵向裂缝、横向裂缝、墙面上的交叉裂缝和剪切破裂常见,且贯通性好,裂开程度较大。在支撑柱、墙面连接处发育纵向贯通张裂缝,裂开宽度8~15 cm,地基出现裂缝。个别房屋框架结构发生倾斜,支撑柱和横梁产生破裂(图版Ⅰ-a)。砖混结构房屋个别墙面有坍塌(图版Ⅰ-b),大多数出现交叉裂缝、网纹状裂隙、斜向裂缝,有的裂缝沿砖缝形成,特别是空心砖墙,楼梯与墙面的接触处出现裂缝,在窗户和门框角出现张裂隙穿透性强、延伸较远。

图版Ⅰ   PlateⅠ   a.Ⅷ度区土木结构房屋墙面整体倒塌; b.Ⅷ度区个别砖混房屋墙体倒塌; c.Ⅶ度区石砌墙面顶部倒塌; d.Ⅶ度区土木结构房屋墙体破坏严重; e.Ⅵ度区砖混房屋贯通裂隙; f.Ⅵ度区土木房屋张裂隙

Ⅶ度区地貌上北起白章村,南至核桃菁呈向苍山方向突出的椭圆形,其短轴9.3 km, 长轴23.9 km,长轴走向NW向,面积达180.538 km2。Ⅶ度区地震时,人员行走困难,只能蹲着维持身体平衡,驾驶员行车时方向盘会无故偏转,震感强烈。家中高处物品掉落倾倒,部分小件家具移位。土木结构墙体部分出现坍塌现象,常见在支撑柱与墙体连接处出现贯通裂缝,裂开程度较极震区较小。房屋内部柱子周围的土墙出现掉落,地基出现微裂隙,瓦片出现大面积掉落,房屋整体结构基本完好(图版Ⅰ-d)。砖混结构在窗户4个角、门框或墙面连接处出现裂缝但延伸性不好,瓦片掉落现象常见,个别烈度异常点墙面被拉裂局部坍塌(图版Ⅰ-c)。

Ⅵ度区地貌上北起一步坟村异地搬迁安置地处,南至洱海村呈扁平的椭圆状,短轴22.5 km,长轴43.2 km,长轴走向NW向,面积达743.552 km2。Ⅵ度区震时多数人站立不稳,家中较轻的物品掉落和倾倒。土木结构房屋墙体上支撑柱处常见纵向贯通裂隙,并穿透墙体。多数墙皮出现交叉裂缝但没有影响到墙面主体,部分胀裂掉落,瓦片部分掉落,整体结构完整(图版Ⅰ-f)。砖混结构房屋在窗户和门框角出现微裂隙穿透性和延伸型都不好(图版Ⅰ-e)。

2.2.3 发震断裂分析

本文得出的烈度呈长轴向NW偏转的椭圆形,表现出明显的方向性及走滑性质,与前人地震序列的重定位及震源机制解结果一致。进一步验证,本次发震断裂是呈NW—SE走向、倾向NW、具走滑性质的草坪断裂。

3 地质灾害发育特征

与地震直接造成的房屋破坏相比,地震造成的地质灾害同样是地震灾区必须引起注意的问题,往往也会造成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在根据事先规划的路线开展烈度调查的同时,通过询问村民并结合路线调查,对主要调查点村落附近,以及路线道路附近的主要地震地质灾害开展了调查。结果显示,本次地震产生的主要地质灾害类型有地裂缝、滑坡与崩塌,下面分别对其进行介绍。

3.1 地裂缝

由于震级有限,地裂缝在震区不十分发育,本次调查过程中发现地裂缝12条(图 2)。根据发育介质的不同,可分为坚硬地面开裂和松软土质开裂2种。其中,最典型的松软土质裂缝为刘家麦地处一鱼塘坝体上,坝体为鱼塘开挖土方堆砌而成,土体相对松软,裂缝沿着坝体发育,并没有对鱼塘产生破坏。该裂缝走向335°,长约47 m,最宽处15 cm,最深处80 cm,两侧有1~3 cm的垂直高差(图版Ⅱ-b)。最典型的坚硬地面裂缝发育于刘家麦地东侧约500 m的柏油公路上。该处柏油路面在地震表面波作用下产生滑移变形,形成走向25°、北侧宽1.94 m、南侧宽1.4 m的梯形变形区,路面整体向南西滑移了16~17 cm,导致南段挤压隆起11 cm(图版Ⅱ-a)。值得注意的是,该处裂缝只导致了覆盖在水泥路面上的沥青变形滑动,并没有穿透下面的水泥路面。

图版Ⅱ   PlateⅡ   a.路面铺设的沥青产生楔形裂隙并隆起;b.地裂缝;c.采砂厂受地震影响产生大型滑坡;d.道路边坡产生的滑坡群;e.滑坡后缘产生的裂缝

对于本次地震的地裂缝,李传友等[14]研究认为,区内存在一组NW走向受发震断层控制的地表破裂,控制裂隙分布的断裂为杨克场-沙河断裂。对本次地震地裂缝的统计发现,其主要分布于Ⅵ度区及Ⅵ度区与Ⅶ度区的边界附近,在烈度更强的Ⅶ、Ⅷ度区反而极少分布。地裂缝最密集的区域位于刘家麦地附近地形较平的山间小盆地中。区内地裂缝的长度从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最长可达47 m。走向玫瑰花图统计(图 3)显示,地裂缝并不具有任何明显的优势方位,也未表现出受NW向发震断裂控制的特征。该特点说明其深部与发震断裂相连的可能性较小,属于非地震构造地裂缝[18-19]。另外,地裂缝发育的刘家麦地位于一松散堆积物较厚、水资源丰富、地下水水位较高的山间盆地中。盆地对地震波的聚焦效应会改变地震波的传播方向[20],使堆积物的振动加剧,加之较厚的松散堆积物及地下水[19, 21-22]的共同作用使地裂缝集中发育。所以,区内裂隙更多地受盆地对地震波聚焦效应、地形、较厚的松散堆积物及地下水的共同作用形成。

图 3 裂隙走向玫瑰花图 Fig.3 Rose diagram of fracture strike
3.2 滑坡与崩塌

本次调查发现各类滑坡22个(图 2),它们大多发育于坡度大于60°、植被覆盖不好并发育松散坡积物的边坡和岩性较破碎的公路边坡上(图版Ⅱ-c),方量从几方到上百方不等,个别地方形成滑坡群(图版Ⅱ-d),如瓦窑西南高平线上。根据滑坡形成的时间可将其分为复活型滑坡、同震滑坡和滞后型滑坡[23-24](图版Ⅱ-e)。这些滑坡虽然活动时间不同,但均受地震活动的影响,与地震的活动密切相关。

据前人研究,地震引发的滑坡、崩塌等地质灾害多数沿区内的主要断裂分布[25],且集中发育于烈度高的地区,震级越高该特征越明显。对于本次地震活动相关滑坡分布的统计显示,其主要分布在Ⅶ度区与Ⅵ度区的路边高陡边坡、岩性松散不稳定、植被覆盖低、柔性低阻[26]地区,其中Ⅷ度区1个,Ⅶ度区8个,Ⅵ度区12个,其他地区1个。对滑坡点方量与距离仪器震中距离的频度图统计发现,滑坡的发育和规模与地震烈度没有明显的正相关关系(图 4),更多受地形、岩性特征、坡积物的稳定性、植被覆盖率、降雨等影响。

图 4 滑坡分布特征频度图 Fig.4 Frequency diagram of landslide distribution characteristics

综上认为,本次6.4级地震引发的各类地质灾害并没有表现出沿断层或极震区集中分布的特征,更多受地形、地表介质、地下水等其他因素影响。

4 烈度异常特征

对本次地震烈度的调查显示,其衰减模式属于典型的椭圆衰减[27],沿长轴方向衰减慢,短轴方向衰减快,长轴与短轴比值的平均值为2.3,等震线形态显示其明显受NW向走滑断裂控制[27]。然而,对漾濞地震等震线的分析发现,其存在一些与典型地震等震线明显不同的异常特征。首先,据前人资料可知,漾濞地震的发震断裂为倾向SW、走向NW且具右旋走滑性质的草坪断裂[12-13]。正常情况下,地震烈度应该沿断层倾向衰减慢,导致等震线向倾向方向突出,具体到本次地震应向SW突出。然而调查结果显示,本次地震的等震线呈略向SE的苍山方向突出,特别是Ⅶ度区表现最明显。此外,极震区长轴的走向一般与发震断裂密切相关,呈与断裂平行的平直状。而本次地震极震区长轴的北段走向315°左右,向南变为300°左右,地震烈度分区范围与前人调查相比小很多,调查烈度的Ⅶ度区与前人调查结果的Ⅷ度区面积相近,而Ⅵ度区相当于前人调查的Ⅶ度区。

本次地震发生的漾濞山区,在地震中心地带SW向地形起伏大,SE苍山方向有漾濞河谷盆地。地形对烈度衰减的影响明显,坡度大的地方衰减快,坡度小的地方衰减慢,海拔高的地方烈度偏大[28-29]。加之漾濞县城处于河谷盆地中,地震时受盆地内的面波、盆地聚焦效应、边缘效应、物性差异、河谷盆地中松软的河谷沉积物及河谷盆地中较高的地下水水位作用的影响,漾濞县城河谷盆地内地震时间持续时间长,地震分量放大[20, 30],所以漾濞县的地震烈度被放大,破坏更严重。综上认为,烈度等震线在SW方向受地形影响烈度衰减快,而在SE苍山方向,漾濞河谷盆地、河谷盆地中较高的地下水水位、盆地中松软的沉积物和苍山高海拔对烈度影响有放大作用,导致地震烈度等震线略向SE苍山方向突出。杨光明等[12]对本次地震序列的重定位结果表明,该地震的发震断裂具有尾端拉张破裂趋势,主震破裂具有向南东和北扩张的趋势,导致强震可能向南东和向北迁移、扩张。这样的特点与Ⅷ度区偏转的分布基本吻合。

关于本次地震烈度,云南地震局发布过一版[31](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70069295866-6211901&wfr=spider&for=pc),该烈度在其他多篇文章中被引用。另外,陈鲲等[32]利用震级平移、偏差校正方法获得了另一版地震动强度图。陈鲲等[32]得出的烈度结果表明,Ⅵ度区以上的面积约6500 km2, 使用的数据为地震台站中简单的烈度计记录的数据,同时地震台站的分布不均匀,在烈度图中Ⅷ度区短轴方向有2个地震台站,长轴方向没有地震台站,Ⅶ度区只有1个地震台站,Ⅵ度区有7个地震台站,且这些地震台站主要分布在烈度图的南东地区,而烈度图的北西地区基本处于地震台站的空白区。因此,没有地震台站的地区数据可能存在误差,影响烈度的分布,最后导致烈度等震线线性不明显,其烈度图也不能准确反映本次地震真实的烈度及发震断裂特征(图 5)。云南地震局发布的烈度图得出的Ⅵ度区以上的面积约5500 km2(图 5)。如前文所述,该结果与本文的烈度在表征发震断裂的参数上一致。但其烈度图没有表现出地形、河谷盆地、地下水深度等情况对烈度分布的影响,所以其可能与烈度的真实分布情况略有偏差,对反映山区地震的烈度分布特征具有局限性。本文给出的烈度图,是在调查组实地调查并严格按照烈度调查表中的烈度评价标准得出的,其结果与前人调查的发震断裂特征及极震区余震的分布特征吻合[33-34]。同时受到地形影响导致烈度衰减较快,当地政府已对房屋等采取了加固、预防措施等,能起到降低烈度1~2度的作用[17],使烈度区分布范围较小。

图 5 研究区烈度对比图(底图据参考文献[32]) Fig.5 Intensity contrast map of the study area
5 结论

(1) 地震烈度分区以仪器震中秀岭村附近为中心由内向外分为Ⅷ度区、Ⅶ度区、Ⅵ度区,整体形态为长轴向NW偏转的长条状椭圆,与前人地震序列重定位及震源机制解结果一致,反映发震断裂是呈NW—SE走向、倾向SW且具走滑性质的草坪断裂。

(2) 本次地震的烈度分区由于受到断裂两侧地形差异、物性差异,漾濞河谷盆地内的面波、盆地聚焦集效应、边缘效应、河谷盆地中松软的河谷沉积物、河谷盆地中较高的地下水位作用及苍山高海拔产生的烈度放大效应的影响,Ⅶ度区向发震断裂的倾向相反的SE苍山方向异常突出。同时,因为断裂的尾端拉张破裂效应导致Ⅷ度区尾端略向北和南东偏转。另外,因地形、岩性物性差异的局限,以及前期的地震防治、房屋的加固同样能起到降低烈度的效果,使烈度分区范围与前人调查结果相比较小。

(3) 本次发生在漾濞山区的6.4级地震并没有产生严重的次生地质灾害,主要类型是地裂缝和滑坡,而且滑坡与地裂缝的分布并没有表现出沿断层或极震区集中分布的特征,更多受地形、地表介质及地下水等因素影响,表明特殊地质条件环境下的地震次生灾害会受多种因素影响,发震断层有时并非决定性因素。

致谢: 漾濞县当地群众在调查过程中热心带路及反映相关情况,项目组成员参与了野外资料的收集与处理,审稿专家对本文提出了宝贵的修改意见,在此一并表示感谢。

参考文献
[1]
李玶, 汪良谋. 云南川西地区地震地质基本特征的探讨[J]. 地质科学, 1975(4): 308-326.
[2]
虢顺民, 计凤桔, 向宏发, 等. 红河活动断裂带[M]. 北京: 海洋出版社, 2001: 89-109.
[3]
Allen C R, Cillespie A R, Yuan H, et al. Red River and associated faults, Yunnan Province, China: Quaternary geology, slip rates, and seismic hazard[J]. Ge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Bulletin, 1984, 95(6): 686-700. DOI:10.1130/0016-7606(1984)95<686:RRAAFY>2.0.CO;2
[4]
Leloup P H, Harrison T M, Ryerson F J, et al. Structural, petrological and thermal evolution of a Tertiary ductile strike-slip shear zone, Diancang Shan, Yunnan[J]. Joernal of Geophysical Research: Solid Earth, 1993, 98(B4): 6715-6743. DOI:10.1029/92JB02791
[5]
Leloup P H, Lacassin R, Tapponnier P, et al. The Ailao Shan-Red River shear zone (Yunnan, China), Tertiary transform boundary of IndoChina[J]. Tectonophysics, 1995, 251(1/4): 3-10.
[6]
Tapponnier P, Lacassin R, Leloup P H, et al. The Ailao Shan/Red River metamorphic belt: Tertiary left-lateral shear between Indochina and South China[J]. Nature, 1990, 343(6257): 431-437. DOI:10.1038/343431a0
[7]
向宏发, 虢顺民, 张晚霞, 等. 红河断裂带南段中新世以来大型右旋位错量的定量研究[J]. 地震地质, 2007, 229(1): 34-50. DOI:10.3969/j.issn.0253-4967.2007.01.003
[8]
赵维城. 论云南地貌体系[J]. 云南地理环境研究, 1998(S1): 47-55.
[9]
Wu Z H, Zhang Y S, Hu D G, et al. Late Quaternary normal faulting and its kinematic mechanism of eastern piedmont fault of the Haba-Yulong Snow Mountains in northwestern Yunnan, China[J]. Sci.China Ser.D, 2009, 52(10): 1470-1484. DOI:10.1007/s11430-009-0148-2
[10]
吴中海, 赵希涛, 范桃园, 等. 泛亚铁路滇西大理至瑞丽沿线主要活动断裂与地震地质特征[J]. 地质通报, 2012, 31(2/3): 191-217.
[11]
黄小龙, 吴中海, 赵小艳, 等. 2014年5月云南盈江Ms5.6、Ms6.1地震发震构造分析[J]. 地球学报, 2015, 36(6): 761-770.
[12]
王光明, 吴中海, 彭关灵, 等. 2021年5月21日漾濞Ms6.4地震的发震断层及其破裂特征: 地震序列的重定位分析结果[J]. 地质力学学报, 2021, 27(4): 662-678.
[13]
李传友, 张金玉, 王伟, 等. 2021年云南漾濞6.4级地震发震构造分析[J]. 地震地质, 2021, 43(3): 706-721. DOI:10.3969/j.issn.0253-4967.2021.03.015
[14]
张克亮, 甘卫军, 梁诗明, 等. 2021年5月21日Ms6.4漾濞地震GNSS同震变形场及其约束反演的破裂滑动分布[J]. 地球物理学报, 2021, 64(7): 2253-2266.
[15]
王绍俊, 刘云华, 单新建, 等. 2021年云南漾濞Ms6.4地震同震地表形变与断层滑动分布[J]. 地震地质, 2021, 43(3): 692-705. DOI:10.3969/j.issn.0253-4967.2021.03.014
[16]
龙锋, 祁玉萍, 易桂喜, 等. 2021年5月21日云南漾濞Ms6.4地震序列重新定位与发震构造分析[J]. 地球物理学报, 2021, 64(8): 2631-2646.
[17]
GB/T17742-2020. 中国地震烈度表[S]. 北京: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 2020.
[18]
王浩男, 倪振强. 汶川地震地裂缝发育特征及治理方法研究[J]. 西部探矿工程, 2016, 28(10): 15-17. DOI:10.3969/j.issn.1004-5716.2016.10.005
[19]
林定源. 关于非地震地裂缝异常问题(综述)[J]. 国际地震动态, 1982(1): 4-6, 31-33.
[20]
李孝波, 薄景山, 李平, 等. 地震烈度异常研究的若干进展[J]. 地震学报, 2013, 35(3): 430-440, 451. DOI:10.3969/j.issn.0253-3782.2013.03.014
[21]
李忠生. 构造地裂缝的成因与地震勘探[J]. 煤田地质与勘探, 2004(4): 54-56. DOI:10.3969/j.issn.1001-1986.2004.04.017
[22]
陈剑平, 刘经, 王清, 等. 含水率对分散性土抗剪强度特性影响的微观解释[J]. 吉林大学学报(地球科学版), 2021, 51(3): 792-803.
[23]
唐川, 黄楚兴, 万晔. 云南省丽江大地震及其诱发的崩塌滑坡灾害特征[J]. 自然灾害学报, 1997(3): 78-86.
[24]
孙萍萍, 张茂省, 江睿君, 等. 降雨诱发浅层黄土滑坡变形破坏机制[J]. 地质通报, 2021, 40(10): 1617-1625. DOI:10.12097/j.issn.1671-2552.2021.10.003
[25]
蒋瑶, 吴中海, 李家存, 等. 2010年玉树7.1级地震诱发滑坡特征及其地震地质意义[J]. 地质学报, 2014, 88(6): 1157-1176.
[26]
叶涛, 陈小斌, 黄清华, 等. 2021年5月21日云南漾濞地震(Ms6.4)震源区三维电性结构及发震机制讨论[J]. 地球物理学报, 2021, 64(7): 2267-2277.
[27]
李世成, 崔建文, 韩新民. 云南地区地震烈度衰减特征研究[J]. 中国地震, 2003(3): 93-100.
[28]
孙艳萍, 陈文凯, 周中红, 等. 甘肃地区地震烈度影响场评价及其与地形因子的关系[J]. 地震工程学报, 2014, 36(3): 697-704. DOI:10.3969/j.issn.1000-0844.2014.03.0697
[29]
田家勇, 兰晓雯, 谢周敏, 等. 地形对地震烈度衰减的影响[J]. 震灾防御技术, 2010, 5(3): 281-287. DOI:10.3969/j.issn.1673-5722.2010.03.002
[30]
张国庆, 朱秀岗, 1981. 玉田低烈度异常的地质分析[J]. 地震地质, 1981, 1(3): 27-30.
[31]
贺素歌, 冉华, 周青云, 等. 漾濞Ms6.4地震中土木结构房屋抗震加固效果研究[J]. 地震工程学报, 2021, 43(4): 799-806, 817. DOI:10.3969/j.issn.1000-0844.2021.04.799
[32]
陈鲲, 王永哲, 席楠, 等. 2021年5月21日云南漾濞6.4级地震的地震动强度图[J]. 地震地质, 2021, 43(4): 899-907. DOI:10.3969/j.issn.0253-4967.2021.04.010
[33]
郑韵. 震源机制和余震序列在地震应急烈度快速判定中的应用研究[D]. 中国地震局地震预测研究所硕士学位论文, 2015.
[34]
王伟锞. 基于余震法的震后烈度衰减关系快速判定研究[D].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硕士学位论文, 2010.